当前位置:首页 >赤峰市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2020-07-14 08:05:53 [通州区] 来源:一死一生网

景区立即安排2艘搜救艇前往喀纳斯湖头待命,西南西南利用护林防火通讯电台通知临近湖头的湖头管护所做好接应工作。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今年20岁的任某,联大联9月16日只身来到新疆,并在途中与郝某等其他三名驴友结伴前往喀纳斯徒步。任某、梅梅郝某等四人9月19日出发,梅梅先是从贾登峪徒步到禾木,22日四人从禾木出发途经小黑湖租住在牧民蒙古包,23日早上在前往喀纳斯途中,偏离了方向,误行往哈拉都勒贡区域。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当时他们两男两女行走了一夜还是没有找到方向,贻琦贻琦郝某的脚已经冻伤,贻琦贻琦行走速度越来越慢,四人商量后决定两位男士先走,找到人后回来救援,但没想到,这一分开就完全失去联系了。失联之后 野果野草充饥黎某与另一位驴友“肚哥”又走了一天,日记日记在24日23时爬到高山上报了警,日记日记当天晚上当地警方连夜组织边防警察和景区公安局干警前往黑湖一带搜寻。经过一个晚上的搜救,西南西南到25日上午9时,终于找到了这两名报案的男驴友。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联大联经过询问才知道还有两名女驴友失踪。喀纳斯景区管委会高度重视,梅梅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制定营救计划,组织公安、边防、森警、林业管护站、牧民及救援队多方力量进行再次搜救。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西南联大与梅贻琦日记

9月27日21时左右,贻琦贻琦林业局林业管护站哈拉都勒贡站护林员成功搜救到其中一名驴友郝某。

郝某说:日记日记我们一直坚持了5天,食物吃完了,我们饿了就找野果子、吃野草,渴了就喝河水,可是我的脚已经开始流血,走路也越来越慢。孙某听了不以为然,西南西南称自己下田从来没有穿过靴子,也没有发生过意外。

令孙某没想到的是,联大联刚下稻田治虫没多久,脚就被当地农村方言叫“土蝮蛇”的一种毒蛇咬了一口。当时不是太疼,梅梅孙某没当回事,没采取任何施救措施,继续背着药水桶在田里劳作。

完事后,贻琦贻琦回家吃了晚饭上床休息,还抽了香烟。因中毒太深,日记日记还是未能挽回生命后来家人发现孙某腿部浮肿厉害,伤情严重,将其送往医院救治。

到了医院经过查看,孙某错过了治疗最佳时间,蛇的毒液已经侵入全身,肝、肾等多种器脏严重衰竭,难以治愈。在扬州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其间曾出现过好转,但终因中毒太深,花去治疗费20万元后,最终还是未能将孙某的生命给抢救过来。责任编辑:郑汉星

(责任编辑:林琼珑)

推荐文章